0371-6777 2727

军旅人生丨张潇:歼击机女飞行员的追梦起航路

更新时间:2021-11-24

  )张潇,山东济南人,1986年出生,2005年考入航校,2007年加入中国,现任东部战区航空兵某旅歼击机飞行员、全国人大代表。作为我国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之一,她热爱飞行事业,在16年的军旅生涯中,为战而练,苦练精飞,先后圆满完成新中国成立60周年阅兵、异型机对抗、联合演习等任务,多次成功处置空中特情,荣立三等功3次,2018年获评“全国巾帼建功标兵”。

  与张潇相识是在14年前,那时的她,还是稚气未脱的少女。如今再次重逢,眼前的张潇,英姿飒爽,举止更加沉稳、干练,眼神中透出坚毅和成熟。采访中,张潇聊起最初的蓝天梦,聊起驾驶战机翱翔天际的自豪,听着她的讲述,我们仿佛又一起回到了那段青葱岁月。

  张潇:2005年我正读高三,准备参加高考。3月3日,空军部队来学校招收男飞行员。我和我们班主任聊天时说:“国家招录男飞行员,怎么不招女飞行员呢?如果招女飞行员,我也去报名。”班主任说:“可能这一批没有招收女飞行员的计划,你就不用想了。”我说:“哦,好吧。”可是,没想到,只过了几天,3月28日,空军就下发了通知,来学校招收女飞行员。

  我从小就有“蓝天梦”,之前还想着去考空姐,得知国家招女飞行员之后,我想,飞行员应该比空姐更酷,于是就决定去试一试。就这样,我机缘巧合地来到了军营,走上了参军这条路。我们是国家第八批女飞行员,我们之前的那几批女飞行员,都是八年时间才招收一次。

  经过层层考核,张潇从济南市报名的几千人中脱颖而出,如愿考上航校。然而,开学后,还没来得及雀跃欢欣,一个异常残酷的规定——“全程淘汰”就像紧箍咒一样如影随形,让她的逐梦之旅举步维艰。

  张潇:我们这一批学员,最初录取了35个女生,航校毕业时就淘汰了6个,初教机毕业的时候又淘汰了6个,等到了高教机毕业时,就只剩下16个人了,其他人全都被淘汰了。当时,有一个战友离开的时候,给我们写了一封信,她写道:“我多想飞,做梦都想飞,梦中的蓝天是那么蓝,但是我再也飞不了了,你们一定要好好飞,你们一定要替我飞,你们在飞,就是我在飞。”那时候,每一次有姐妹被淘汰的时候,我们都会抱头痛哭,但我们也知道,飞行就是这样,很公平,也很残酷。

  为了圆梦蓝天,也为了姐妹们的梦想,在此后的岁月中,张潇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训练中,苦练精飞,不断提升自我。“起飞危险、着陆难”是飞行员常说的一句话,在一次次起飞、着陆的过程中,张潇原本沉稳的性格又添了一份谨慎,这也让她在面对特情时,能够沉着冷静应对。

  张潇:我经历过的特情比较多,大大小小都有。印象最深的是,第一次单飞。那时候,我飞行时间还没多少,刚起飞,我就发现地平仪出故障了。地平仪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核心仪表,我赶紧和地面指挥员报告。他安慰我说:“根据地标来建立航线,根据外面天地线保持好你的飞机状态。”这件事一下子让我在特情处置方面,在对于飞行的认知上,有了一个很大的转变,让我从此对特情的背记更加认真,飞行也更加谨慎。

  张潇:对,因为经过这次特情之后,就会对这件事情有一个更深的感悟、更深的了解,以后再遇上类似的情况,你就知道应该怎么去处置,同时还提升了心理素质,的确有了一个质的变化。

  飞行,是勇敢者的事业。张潇说,自己从来没畏惧过飞行,每一次成功处置特情后,都会积累一份经验,增添一份信心。然而,就在张潇即将毕业时,一次“黑视”特情的出现,让她第一次意识到:自己离“停飞”这个词非常近。

  张潇:以前,所有的女飞行员都是飞运输机的,从我们这批女飞行员开始,才改飞战斗机。当时我们马上面临毕业,但是补训的课目又特别多,的确是时间紧、任务重。补训期间,我们每天凌晨两点半起床,吃早饭,开始准备、进场,日出时开飞,一直飞到中午12点。下午又要进行训练,累得根本吃不下去饭。我身高是1.72米,那个时候,体重刚刚100斤,非常瘦。就是因为这样,我体力跟不上,导致我有一次做特技的时候,一下子就“黑视”了,那也是我第一次“黑视”。

  一般情况下,“黑视”只有短短几秒钟,但是这几秒钟足以让你的飞机进入不明状态。那时候,我后面是有教员带飞的,如果我告诉他我“黑视”了,他就可以接替我驾驶。但是我们毕业考试是要单飞的,如果在特技中出现“黑视”情况,就不能放单飞,那就意味着不能毕业,就要停飞。

  我当时特别沮丧,心里想:可能我的飞行生涯也就到这儿了。说到这里,我特别感谢我的教员,教员说:“你回去好好吃饭,好好休息,然后咱们在地面认真研究一下。”等到身体恢复了,我自己又一次驾机起飞,完整地做了一套特技动作,期间没有出现“黑视”。那个时候,我真的是特别激动,回过头去,向我的教员比划了一个胜利的手势。教员当时什么话也没说,但他后来跟我说:“那一瞬间,我眼泪都差点儿掉下来了。”其实他当时也是面临着很大的压力。

  2009年,23岁的张潇迎来了人生中的荣耀时刻。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阅兵式上,张潇作为我国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,与其他14位女战友一起,驾驶“教8”型飞机,组成中国空军女飞行员梯队,飞越。

  张潇:我飞的是第二梯队的右三位置。其实那天飞过的时候,我根本没有去看下面的广场,只是专心致志地驾驶飞机。等到我们完成相关动作,返航时,再回过头去看下面,广场人潮人海,繁花锦簇,就觉得好激动,好光荣。我感觉,作为飞行员能参加一次阅兵,这应该是整个飞行生涯中最辉煌的时刻了。

  圆满完成阅兵任务后,张潇进入一线作战部队,与男飞行员们一样执行空中巡逻任务,成为为数不多的一线女战斗员,此时的她,对于自己肩负的使命职责,又有了新的感悟。

  张潇:我在和亲朋好友交流时经常会说:“我们并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,只是有幸生活在了一个和平的国家。”

 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警巡,我们刚起飞加入航线,飞机上的告警器就响了。这说明,下面有防空雷达、防空导弹在对着我们,基本上从加入航线到脱离航线回来,整个过程中告警器就没停过。

  张潇:你说完全不怕,是不可能的,尤其是第一次值班、第一次警巡,但是时间长了,就慢慢习惯了。毕竟这是职责,越是这种情况,就越要守住这个位置,不能让其他飞机进来。你一旦退缩了,那可能就会一退再退,但后面是你的国家,是你的人民,你退无可退。

  在守卫国家、守护人民的征程中,张潇身边的战友,有在训练中负伤的,也有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,送别战友时痛彻心骨,但她向战而飞的决心却更加坚定,她要去完成战友未竟的心愿。有人为此赞扬她们的伟大,而张潇却说,自己只是从事了所热爱的事业,并愿意一直为这份事业而全力以赴。

  张潇:你从事了这个职业,你热爱飞行,而且你也知道要付出很多。我身边有很多战友遇到过危险,有的不幸牺牲了,包括我们自己也会遇到很多危险,但即使这样,你还是愿意去拿上飞行帽,踏上飞机,飞上天空。我们踏上这条路的时候,就没想过后悔或者放弃,还是想一直飞下去。

  如今的张潇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说起爱人和孩子,张潇的幸福之情溢于言表。采访结束时,张潇告诉记者,不管是为了小家,还是为了国家,不论遇到任何困难,自己都会坚定信念,继续驾驶战鹰逐梦蓝天,绽放属于自己的精彩。

  张潇:有了孩子后,我又多了两个牵挂,就要更加谨慎,每一次起降更要平平安安,我要安全地起飞,安全地回来。